您好,欢迎光临京城新安门户网站!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
行业知识 首页 >新闻资讯 >行业知识

编辑知识报(第30期)点击文坛:陈忠实 2021/2/1 17:00:15
“坐堂“焉能“就诊”
黄典荣
《白鹿原》写到一位冷医生,说他是“坐堂就诊”。书中是这样写的:“白鹿镇在村子西边,一条小街,一家药铺,冷先生坐堂就诊,兼营中药”。
冷先生是怎样一副模样呢?“四十多岁年纪,头发黑如墨染油亮如同打蜡,脸色红润,双目清明。”写到这里,书中又出现了一处“坐堂就诊”:“他坐堂就诊,门庭红火。”
在谈到冷先生的父亲老冷先生时,书中第三次出现了“坐堂就诊”:“冷先生的父亲老冷先生在白鹿镇开辟这个中药铺面坐堂就诊时,得助于嘉轩的爷爷的鼎力支持,要不然一个南原山根的外乡人就很难在白鹿镇扎住脚。”
“坐堂”旧时指官吏在公堂上审理案件,也可指行医者在店堂里坐守看病。而“就”有“到”的意思,“就诊”就是“就医”,意思是病人到医生那里请医生看病。“坐堂”是医生的行为,“就诊”是病人的行为,怎么能拼成“坐堂就诊”呢?
冷先生和老冷先生都是医生,他们给病人看病,是不能称为“就诊”或“就医”的,应称“接诊”或“应诊”。

点击文坛 :毕淑敏

人能“蓬荜生辉”吗?
忻达理
毕淑敏女士的语言晓畅灵动,颇有汪洋之势。但阅读中,偶尔会碰到个别词语,让人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就像平稳行驶的汽车,突然换挡,顿挫感明显。
就拿《女心理师》(漓江出版社2008年版)来说吧,86页有这样一句话:“当她(贺顿)不开口说话的时候,真是乏善可陈,但她的整体气质很有修养。当她开口说话的时候,就像有光芒突然闪出,整个人蓬荜生辉。”
怎么会“整个人蓬荜生辉”呢?而且是自己让自己“蓬荜生辉”?要知道,“蓬荜生辉”是个客套话,应该是对别人说的呀。
“蓬荜”是“蓬门荜户”的省语,指用树枝、草等做成的房子,形容穷苦人家所住的简陋的房屋。“蓬荜生辉”的字面含义就是使寒门增添光辉。这是个谦词,多用于宾客来到家里,或赠送可以张挂的字画等物,使自己觉得非常荣幸。
作者的意思,是可以揣摩的:贺顿容貌平平,却有惊人的内在美,当她一开口说话,整个人光彩四射,面貌为之一新。但是,把“蓬荜生辉”用在人身上,窃以为有点儿欠妥。

点击文坛 :池莉

1.主要不是“自然灾害”
长篇小说《所以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版)在回顾主人公生活经历时,多次提到“三年自然灾害”。比如第90页:“大跃进之后是三年自然灾害,紧接着是四清运动,再就是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!”这里所谓的“三年自然灾害”曾经是一种流行的说法,但必须指出的是,今天这种说法已经滞后。
“三年”,指的是1959年到1961年。在这三年中,我国生产力遭到了破坏,市场供应严重不足,人民生活十分艰难。这种局面是怎么造成的呢?当时的宣传口径是我国遇到了“自然灾害”。然而事实并非如此。
1981年6月27日,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》,其中关于这三年是这样下结论的:“主要由于‘大跃进’和‘反右倾’的错误,加上当时的自然灾害和苏联政府背信弃义地撕毁合同,我国国民经济在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发生严重困难,国家和人民遭到重大损失。”这就是说,党中央的决策失误是主要原因,“自然灾害”是次要原因。
既然如此,涉及这三年时,可以提“三年严重困难”,而不是“三年自然灾害”。党中央已经做出明确决议,我们不应再沿袭不符合历史真相的陈旧说法。
2.弄错了,上游与下游
李荣元
《所以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版)第31页,主人公叶紫回顾上学的经历,说:“六岁才过,就自己跑到小学报名去了。”六岁的叶紫告诉招生老师:“当我们站在长江大桥上,太阳升起的地方就是东面,就是长江的上游;太阳下山的地方就是西面,就是长江的下游。”那位小学老师,简直被叶紫震撼了。于是,叶紫成功地上了小学。
那位老师大概没注意到,叶紫把长江的上游和下游弄错了。
这里的长江大桥指的是武汉长江大桥。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”(毛泽东《水调歌头•游泳》。武汉长江大桥横跨长江,南搭蛇山,北连龟山。虽然大桥并非正南正北,可是南北走向却是公认的。大桥下的长江,虽非正东正西,当流经武汉时是自西向东,这也是公认的。
那么,“当我们站在长江大桥上”,“太阳升起的地方就是东面”,就不是“长江的上游”,而是长江的下游;“太阳下山的地方就是西面”,就不是“长江的下游”,而是长江的上游。叶紫恰恰说反了。

3.好丈夫不会“深负众望”
长篇小说《水与火的缠绵》(华艺出版社2002年版)的女主人公曾芒芒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她憧憬中的丈夫是:“无论是从事什么工作,一定是卓有成就的。他将是一个深负众望的人。”(28页)
曾芒芒的意思很清楚,她未来的丈夫将是个事业有成、品德高尚的人。可这样的丈夫怎么会“深负众望”呢?原来作家池莉在这里犯了一个常见的错误,把“深孚众望”说成了“深负重望”。
孚fu,上从爪,下从子。其本意是禽鸟伏在卵上孵化。因为“鸟之孚卵皆如其期,不失信也”(《<说文>系传》。“孚”字后来就引申出诚信、信用的意思,“深孚众望”,意思是深受众人的信任。其中的“孚”,意思是为人所信服,使信服。
“负”,有辜负的意思,“深负众望的人”,只能理解为完全辜负了众人的希望的人。这样的人,想来是不会成为理想中的好丈夫的吧。

4.杜甫说过“蜀道难”?
正如池莉大多数的作品一样,长篇小说《水与火的缠绵》的故事背景也是江城武汉。在这部小说中,长江是一条深情的江,“一江的豪情,一江的柔情,一江的爱情”;也是“一条诗歌的江”。池莉说写长江的有“杜甫的诗!李白的诗!苏东坡的诗!”“杜甫说: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。李白却说: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”而苏东坡的是: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(华艺出版社2002年版203页)
池莉女士在这里犯了一个明显的错误,“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”是李白的诗句,而不是杜甫的。它贯穿于李白名作《蜀道难》的全篇,在开头、中间和结尾共出现三次,这可谓一唱三叹。
相传李白初到长安,见到贺知章,请他看《蜀道难》。贺知章赞赏不已,惊呼李白为“谪仙人”。贺知章身上没带钱,便毫不犹豫地解下身上显示级别的金龟换酒,与李白畅饮。这个典故流传甚广,名为“金龟换酒”。
杜甫也推崇李白,他在《寄李十二白二十韵》中写道:“昔年有狂客,号尔谪仙人。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。后耳的仙人。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。”前两句说的是贺知章夸李白的事,后两句则是赞美李白诗歌具有非凡的艺术魅力。
杜甫写长江的诗,最有名的大概是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禁长江滚滚来”(《登高》)吧。奇怪的是池莉女士明明是在谈长江,谈关于长江的诗,为什么会突然间想到杜甫说“蜀道难”呢?真想不通。

5.“达坂”与“大阪”
《达坂城的姑娘》是首维吾尔族名歌,自从1938年由王洛宾记谱译成汉语之后,就名扬天下,成了一张新疆的名片。人们想起新疆,就会想起“那里来的姑娘辫子长呀,两个眼睛真漂亮”。
池莉也不例外,她在《池莉影记》(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)100页写道:
在北京,我天津的朋友电话问我去不去新疆。沙漠,草原,羊群,哈密瓜,葡萄,大阪城的姑娘,花儿为什么这样红,如此美好的新疆我为什么不去呢?我在电话里大声说:我去。
池莉也许是太激动了,她犯了一个一般人多次犯过的错误:把“达坂城”错成了“大阪城”。
达坂城位于乌鲁木齐和吐鲁番之间,如今是乌鲁木齐市的一个市辖区,达坂城历史悠久,自古就是联系南北疆的咽喉之地。然而,它没有优美的风光,也没有惊人的古迹,只是因为《达坂城的姑娘》而出名。
大阪是日本第二大城市,仅次于东京。它位于本州岛西南部,濒临大阪湾,市内河道纵横,有“水都”之称,大阪古称“滚速”或“难波”。传说中,日本的开国君主神武天皇乘船到大阪附近,水流端急,浪花翻滚,因命名为“滚速”。数百年后改为同音异字的“难波”。后因附近地区多山,周围坡地广阔且平缓,改称为“大坂”,据说,有人把“坂”拆开解作“士反”,因此有“武士叛乱”之讳。于是明治年间“大坂”正式改名为“大阪”,其含义是大坡。
然而,新疆的“达坂”却不是汉语。它是一个音译词,突厥语意为“山口”,蒙古语意为“山口”“山岭”,维吾尔语意为“高山峡道”。在西北地区,高海拔的达坂很多,如西藏的红土达坂、界山达坂海拔高度均超过五千米,而新疆的库地达坂、麻扎达坂,海拔高度也有三四千米。当然,“达坂城”只有一个,《达坂城的姑娘》也只有一首。
“达坂”虽是音译,如今写法却以固定,不能写成“大阪”。中国的“达坂城”与日本的“大阪”,是不能混为一谈的。


点击文坛 :方方


1.铁观音是红茶吗?
方方女士的代表作《乌泥湖年谱》带有强烈的“自叙传八色彩。我喜欢这部充满了历史真实的作品,但其中有一个细节却弄错了。在20页上,有这样的话:
每天早上起来,先打开炉子,烧一壶开水,替丁子恒冲上牛奶并沏好茶。丁子恒好喝红茶,铁观音是家中必备。(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版)
看来,作者认为铁观音是红茶之一种。其实,铁观音并非红茶,而是乌龙茶。
我国茶叶品种繁多,根据干茶和茶汤的颜色,大致可以分为绿茶、红茶和乌龙茶等几种。
绿茶属于不发酵茶,由鲜茶叶经杀青、揉捻、干燥等工序制成。其叶色和汤色青绿,故名绿茶。我国的绿茶,根据产地可分为屯绿、婺绿、杭绿等。西湖龙井、黄山毛峰、洞庭碧螺春等均属绿茶。
红茶属于全发酵茶,经萎凋、揉捻、发酵、干燥由等工序制成,因其冲泡的茶汤黄红或深红,故名红茶。我国的红茶,根据产地可以分为滇红、闽红等。产自安徽的祁门红茶享有世界声誉。
乌龙茶,又称青茶,属于半发酵茶。经杀青、萎凋、摇青、半发酵、烘焙等工序制成。乌龙茶综合了绿茶和红茶的制法,兼有红茶的醇厚与绿茶的清香,其叶边缘发酵中间不发酵,发酵部分呈红色,不发酵部分仍是绿色,因此有“绿叶红镶边”的美誉。乌龙茶为中国特有的茶类,主要参与福建、广东、台湾等地。
福建是乌龙茶的原产地。福建的武夷岩茶、安溪铁观音等都是乌龙茶中的佳品。铁观音茶条卷曲,沉重匀整,色泽砂绿,整体形状似蜻蜓头,冲泡后汤色金黄浓艳似琥珀,有天然馥郁的兰花香,滋味醇厚甘鲜,回甘悠久,深受人们喜爱。
绿茶普通人都熟悉,而红茶、乌龙茶则不如绿茶普遍。方方女士可能对红茶和乌龙茶不太了解,错把铁观音当成了红茶。

2.福建何来”五夷山”
在《方方影记》(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)123页,方方女士提到了1990年在福建召开的一次笔会。她说:“这次笔会由福州一直到五夷山,再由五夷山转至厦门。自然也是游山逛水,不亦乐乎。”
福建哪来的“五夷山”?应该是“武夷山”吧。
武夷山在福建省北部,为福建省第一名山,有三十六峰、九十九岩,九曲溪、桃源洞、流香涧、卧龙潭、虎啸岩等名胜和冲佑万年宫(武夷宫)、紫阳书院(武夷精舍)旧址及历代摩崖题刻,为全国重点风景名胜区。
武夷山的得名,说法颇多。其中比较权威的说法是,武夷山因传说中的仙人武夷君而得名。
早在秦汉时期就有“武夷君”的传说。武夷山地区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:在秦始皇二年的中秋节,武夷君和皇太姥、魏王子骞等13位仙人在武夷山大王峰上大宴乡人,赐予美食。
对“武夷君”的书面记载,最早见于《史记•封禅书》:“古者天子常以春解祠,祠皇帝用一枭,破镜;……武夷君用干鱼;阴阳使者以一牛。这句话是说,古代帝王常在春季举祠祭以解罪求福。祭拜皇帝时,用枭和破镜来做祭品。枭,是一种会吃掉自己母亲的恶鸟;破镜,是一种会吃掉自己父亲的恶兽。皇帝想要灭绝这些恶鸟恶兽,就要求百姓祭祀时以此作为祭品。而祭拜武夷君,用的是干鱼。
唐宋元明各朝,武夷君都享受国家祭奠的待遇,坐落在大王峰南麓的冲佑观(也称会仙观)是历代帝王祭祀武夷君的地方,朱熹、陆游、辛弃疾等都担任过冲佑观的提举,主持祠事。

虽然汉武帝曾将武夷君列为十大仙人之一,但后世的学者多认为武夷君是夷人之君长。宋代朱熹在《武夷图序》中说:“武夷之名著自汉世。祀以干鱼,不知果何神也。今建宁府崇安县南二十余里,有山名武夷,相传即神所宅。”他怀疑,远古时候,武夷山区交通不便,与世隔绝,当地夷人的“君长”渐成祭拜的对象。他推测武夷君“盖亦避世之士,生为众所臣服,没而传以为仙也”。
不管武夷君是仙是人,千百年来。武夷的名字从来都没有写成“五夷”的。方方女士大概是一时疏忽,误写了。

3.锦缎上的小疙瘩
方方的文字,流畅而生动,有一种光滑整洁的美感。然而,极个别时候,她的文字会缠成一点小疙瘩。比如散文《看病》中说,人们一见到医生,“就容易想起电影画面里的‘白衣天使’微笑的形象”,所以“对他们发黄的并偶尔可见斑斑迹迹的工作外衣,以及横眉冷对的面孔有遂不及防之感”(《一个人怎样生活无需要问为什么》,时代文艺出版社2007年版133页)。
这种感受,相信很多人都有。但这里的表达,却失去了方方文字一贯的特色,读来颇不顺畅。
“斑点”可以重叠为“斑斑点点”,“斑驳”可以重叠为“斑斑驳驳”,但“班纹”却不作“班班纹纹”,“斑斓”也不作“斑斑斓斓”。把“班迹”重叠为“斑斑迹迹”,总让人感到有点别扭。
还有这个“遂不及防”,应该是“猝不及防”吧。猝,突然。当想象与现实形成反差,突然间就会有不及防备之感。“遂不及防”却说不通。遂,于是,就。若说成“遂有不及防之感”,到也成立,但将“遂”径直与“不及防”连用,在语感上是难以接受的。
如果说,方方的作品是文字织就的漂亮的锦缎,那么,诸如“班班纹纹”“遂不及防”之类,不过是这幅漂亮平滑的织锦上不起眼的小疙瘩。唯愿,这种小疙瘩能少些,再少些。


选自《咬文嚼字》

电话:0551-62650718 010-83682393

微博:@北京京城新安

邮箱:wlqs1218@126.com ahxr0429@163.com

地址:北京丰台区科学城海鹰路5号

京城新安

安徽新儒

在线留言
留言内容:
联系电话:
微信QQ:
Copyright © salebookshop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新安京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7054874号-1   京ICP备17054874号-4